Rhombus

a cold body

【夏塞】Trick and Love.10

10.

恣意的生长的沙沙作响的树。

欢快的跳跃的手握着手的影子。

湖面反射的半透明的像是人的肌理的光线没过了一座毫无生气的木屋。

是梦吧。夏尔想。

否则,他绝没有任何的可能会看到这样一张该怎样形容才好的脸啊。


垂地的黑色的浓烈到留不得一点余地的。


夏尔记得一片疯了似地舞蹈的火光,视线中淹没了一切的湿漉漉的红色,松香烧焦和尸油横走的味道,这些景象像一枚沉重的火漆烙在他的脑颅里,每一个恍神至幸福的边角的时刻,它就那样鲜明地疼痛起来,像是记忆不断地回炉,再经历一场地狱的淬火。


压皱的肮脏的积了层厚重的尘土的。


他见惯了...

【夏塞】Trick and Love.09

09.

[该死。]

成群结队的老鼠从下水道里惊起逃散,巷子里闪出一个脏兮兮的贫民窟少年。刺鼻的恶臭逼得他感官失灵,已全然不觉一脚踏进了翻涌上来的污水里。他看上去怯懦沉默的脸爆发出不言足俱的威严,难以想象这一口纯正的伦敦腔会在这片象征着拥挤和无序的土地上被捕捉到。

他恶狠狠地摘下沾满了油渍的黏糊糊的毛线帽——[该死。]

一时间漆黑的深巷中枪声大作。

少年松开眼罩的绑带,六芒星的印记像是要跃出瞳孔般耀眼:[塞巴斯蒂安!]

如一句号令死亡的咒语。

惨叫戛然而止。鲜红的血液沿着龟裂的地面慢慢从暗处汇聚成小流,从他大一码的皮鞋上未缝紧的补丁隙间浸入,他的眼神尽是厌恶,甚至有些抑制不住反胃的...

【夏塞】Trick and Love.08

08.

Page 94。

夏尔眯起了眼睛,他的睫毛扫过一小片薄薄的日光,空气里飘浮的尘埃便四散开来,使他想起围在布偶人旁边叽叽喳喳的女孩们。

倦意如他预期地袭来。凡多姆海恩当家凌晨还在为从不肯安分的伦敦“人士”们奔波,好在他争取到了一个称得上惬意的午后。[真让人意外啊。]他放下莎翁的十四行诗,双手合十地放在前胸,虔诚地合上眼皮。像在做一个蹩脚的祷告。

此时阳光隐没了半边躯体。


过了大约有一个钟头,或是两个。夏尔醒来的时候,发现有一个黑影悬在他的眼前,他下意识地支起身体去搜寻上衣口袋,但什么也没有摸到。那个黑影似乎也吓了一跳,他边后退边示意自己没有恶意,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夏塞】Trick and Love.07

07.

此时夏尔手里正紧攥着一枚几分钟前从街角的男孩那得来的硬币,那孩子穿着脏兮兮的背带裤和前缘磨损得厉害的旧牛津鞋,眼神躲躲闪闪的,双手不安地在身前换了好几个边后才抬起他那张红扑扑的脸——他把夏尔认成了促销糖果的童工,因为后者头顶着个巨大的蝴蝶结,手提装满色彩斑斓的糖果花篮,还被一位有着漂亮的金色头发的小姐热切地推搡着,在游行队伍中格外显眼。他匆匆地塞给夏尔那枚有绿色苔痕的硬币,小小的,带有新鲜的温度。

夏尔倒并不反感这种误解,总比被认出是打扮得像刚拆封的洋娃娃的法多姆海恩当家要好那么一些。

[少爷。]

回忆中断,他看到执事的领结有些不同寻常,袖扣也被特别地附赠了些“可爱的点缀”——...

像个呛了七八口水蹬了十几次腿然后高举右手沉入海底却仍竭尽全力睁开双眼要去看游鱼珊瑚和航船的残骸的老水手

【夏塞】Trick and Love.out

番外


如果要说起[相性]这个词的意义,他们一定会说[真是个傲慢的问题。]

对话:

[我是谁?]

[和女王等同的存在。]

他会说这是最高荣誉的赞美,让执事跪上来吻他的鞋面以示感恩。

他晃着罗马鞋这么示意着。

对话:

[我是谁?]

[Neko。]

他带着温柔的微笑,提到这种生物时眉眼都抑制不住地流露出爱意了。

他的少爷可不会愚蠢到认为摆着这副表情的人是对着自己的。

思想:

[女王。]

[猫。]

[那种东西死了才好。]


【夏塞】Trick and Love.06

06

[那就给你个……崇高的野兽之印吧。]

[不——不要!]

夏尔·凡多姆海恩惊惶地尖叫着醒来。

[少爷。]执事端着烛台,语气温柔,[是我。您的执事,塞巴斯蒂安。]

夏尔惊魂未定地喘着气,有着契约印记的右眼定定地直视着眼前这个黑衣男人。

是最初的那根来自地狱的蛛丝。

他惶恐地瑟缩在被子里,似乎在辨认执事的长相,在搜寻关于这个名字零碎的记忆。

眼里有刻失神。

[啊——是你。]像是相隔多年后的重逢,他的脸上终于慢慢露出了名为欣喜的神色,随后又不动声色地恢复原本的姿态。

[我要一杯热牛奶。]

[是。]

执事意外地没有征求主人的意见就开始加蜂蜜,仿佛侍奉了夏尔有永...

【夏塞】Trick and Love.05

05.

他们偶然谈及到爱。

执事不再对这个注满了无数意义的词汇而陌生了,因为曾有过那么失态的时刻,他的美学可不允许这样荒谬的事情再次发生。

倒有些侃侃而谈的意思。

夏尔歪头看着带有炫耀神色的执事,竟有些开心地笑起来。

[那么——

对于我呢?]

他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少爷想听到怎样的回答?]执事温柔地弯起嘴角,不疾不徐地说。

换他愣住了。

夏尔本想游刃有余地应对,但目前和他预想的情况有点偏差。

做了不少功课嘛。

[把问题抛给主人似乎并不礼貌吧。]他也浅浅地笑。

尽可能想装作是没有迟疑、轻松的回答。

[恕我无礼。]

他们之间仿佛在进行一场漫长的拉锯战,谁先被揭穿爱...

【韩叶】Farthest.2

2.part韩

他讨厌叶修无精打采的样子,但不管他平时如何懒散随便,对于荣耀他从来都是全力以赴。

因为韩文清他比谁都来的清楚,叶修比谁都要喜欢荣耀。

但是,嘉世又输了。

他非但没能延续三冠的传奇,甚至连再拿到一个奖杯,再冲击季后赛四强都开始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韩文清堵在会场门口,直到叶修叼着烟,手插在裤袋里晃晃悠悠地走出来时,他开始无名地烦躁起来。

“啊,老韩。”叶修走近了,烟头的火星跟着他嘴唇的翕动来回跳跃,在黑暗里微弱地闪耀着,“真是大意了。不过现在年轻人冲劲也太猛了。啧,真是一点都不懂尊老不知道给前辈留点后路……“

“叶秋。“

“嗯。“他短暂地停止了絮叨,食指和中指夹起烟...

【韩叶】Farthest(单箭头)

  1. part叶

第四赛季。

最后的HP清零。

胜者,霸图战队。

在全场的欢呼声中他看见韩文清举起的拳头,投影进他的眼底使其出现细微的波动。

但无话可说。他松开鼠标,直起身悄无声息地离开会场。

虽然他拒绝出席公开活动,但线下聚会确实例行的公事。

包括和板着一张钱包脸的韩文清握手。包括和霸图众一起喝酒庆祝这样毫无意义又是他所不擅长的事情。

还不如来上几盘荣耀。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嘲讽地笑着,同时口中垃圾话不断:“怎么?老韩你难得赢我一次激动得手抖吗?这可不像你们一如既往的作风啊。”

韩文清却猛地回握了一下,力道之大让他有点吃痛:“下次别再让我赢得那么轻松了。“

叶修突然...

12

© Rhombus | Powered by LOFTER